松花江網(wǎng)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頁(yè) 商業(yè)資訊

快手上的“農田守衛者”:堅持狩獵初衷,為更多農戶(hù)兜底

2023-08-05 18:07    松花江網(wǎng)
分享到
官方微信平臺

  俗話(huà)說(shuō):“一豬二熊三老虎”,指的就是在山區對人們危害最大的三種野生動(dòng)物,排在第一野豬由于強大的繁殖能力和巨大的食量,成為了很多地區“莊稼人”的心頭大患,其不僅會(huì )毀壞糧田,有時(shí)甚至還會(huì )造成人身傷害。

  在此背景下,官方“護農狩獵隊”應運而生,承擔起了狩獵野獸、調整種群平衡,保護莊稼和農戶(hù)的責任。朱迪就是南昌護農狩獵隊的成員之一。

  或是因為年少時(shí)對“狩獵”一行的情懷,也或因為一份責任感,朱迪在成為官方“獵手”后,也注冊了名為“朱迪快跑!”的快手賬號,開(kāi)始記錄起自己的狩獵之旅,分享助農知識,為更多受到野獸侵害的農人提供了解決問(wèn)題的渠道,而他和他的隊友們也成為了農戶(hù)們辛勞一年收成貢獻力量。

  

  

  “最初了解狩獵還是受老一輩人的感染?!?/SPAN>

  朱迪今年25歲,祖籍在貴州,因為生活在山區,他的祖上出了不少經(jīng)驗豐富的獵戶(hù),從小聽(tīng)著(zhù)長(cháng)輩們有趣又熱血的狩獵故事長(cháng)大,朱迪也自然而然對狩獵這一行燃起了興趣。

  2022年9月,朱迪憑借著(zhù)老一輩口口相傳的經(jīng)驗,以及自身對各種常見(jiàn)野生動(dòng)物習性的了解,順利加入了南昌護農狩獵隊。

  “我們隊伍是林業(yè)局和野生動(dòng)物保護中心管轄的一個(gè)下屬單位,隊內成員都會(huì )派發(fā)專(zhuān)門(mén)的狩獵證件,主要工作內容就是進(jìn)行野生動(dòng)物種群調控、護農狩獵,保障農戶(hù)們的糧食生產(chǎn)安全?!?/SPAN>

  而在諸多的護農任務(wù)中,“野豬”可謂是狩獵隊成員們的“頭號敵人”?!敖┠晡覈鷳B(tài)環(huán)境越來(lái)越好,人們對于野生動(dòng)物保護意識提升,野豬的生存空間逐漸擴大,部分地區出現了泛濫的情況,進(jìn)而威脅到了一些農戶(hù)的種植”。農戶(hù)們也試圖通過(guò)柵欄、木桿等圍欄將野獸們隔檔在菜園之外,但對于喜歡群居且破壞力極強的野豬而言形同虛設,唯有進(jìn)行獵捕才能從根源處解決問(wèn)題。

  

  

  “有次一位農民大爺找到我們,他的稻谷、花生、紅薯等作物常年受到一群野豬的侵擾,那天我們捕獲了一只300多斤野豬”,朱迪的隊友順手記錄下了驚險刺激的追捕過(guò)程,發(fā)布到了快手上,“沒(méi)想到有很多熱情的網(wǎng)友和我們互動(dòng),其中絕大部分都想要了解我們到底是在做什么”。

  朱迪意識到,這或許是種能夠幫助更多人的好辦法?!按饲耙恍┦艿揭矮F侵害的農戶(hù)會(huì )向當地村委、政府反映情況,再聯(lián)系我們的上級部門(mén),而后上級部門(mén)會(huì )為我們派發(fā)任務(wù),我們再聯(lián)系農戶(hù)進(jìn)行護農工作,有時(shí)會(huì )錯過(guò)出任務(wù)的最佳時(shí)機”,而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則讓更多人看到、了解我們護農狩獵隊的工作日常,“農戶(hù)們可以通過(guò)平臺直接獲取我們的聯(lián)系方式,簡(jiǎn)化了任務(wù)流程,效率更高了”。

  

  先找到農戶(hù)們了解受侵害的情況,而后根據野獸足跡或糞便確定其大概的位置,分析它可能會(huì )逃竄的方向放置捕獸網(wǎng),再帶上長(cháng)矛等自制工具、領(lǐng)上一支汪汪隊循著(zhù)痕跡直搗黃龍......在朱迪的快手主頁(yè),記錄了護農狩獵隊培訓、訓犬、出任務(wù)、狩獵,甚至是復盤(pán)會(huì )等全覆蓋的工作日常。

  “接到村民求助,野豬毀壞農田,護農在行動(dòng)”是他慣用的視頻文案,而在每條文案的后面,朱迪都會(huì )帶上#合法護農狩獵隊 的話(huà)題標簽,無(wú)一例外。

  

 

  在他看來(lái),護農狩獵隊這一行業(yè)因其工作內容的特殊性,很容易被誤解為是非法狩獵或是盜獵者,“但其實(shí)我們隸屬正規部門(mén),捕殺野生動(dòng)物也因為要進(jìn)行種群的調控,而并非是一己私欲,我們也希望通過(guò)在快手的記錄,可以更好地去科普、展現這個(gè)行業(yè),在消除誤會(huì )的同時(shí),讓更多有興趣的年輕人加入到當地的護農狩獵隊,或牽頭在野獸泛濫地方成立狩獵隊,為自己的家鄉做一份貢獻”。

  這份“業(yè)余愛(ài)好”也為朱迪帶來(lái)了一些驚喜。在一次助農行動(dòng)中,朱迪結識到了當地的一位農戶(hù)大姐,“她丈夫出意外,她需要獨自在家照看孩子、公婆,同時(shí)喂養丈夫出事前養的一千多只雞,她也不太懂養雞的注意事項和銷(xiāo)路”。

  

 

  為了幫助生活壓力陡增的大姐減輕負擔,朱迪特意拍攝、發(fā)布了快手短視頻,希望有搞養殖或銷(xiāo)售的粉絲能夠伸出援手,幫助大姐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,“當時(shí)很多老鐵都非常給力,幫助我們積極的宣傳,最后銷(xiāo)掉了幾百只雞,這也是很讓我自豪的一次經(jīng)歷”。

  

  從加入狩獵隊至今,朱迪出了200多次任務(wù),參與捕獲的野豬也達到了60幾頭。最危險的一次,朱迪被野豬直接挑飛,重重砸在了三米開(kāi)外的地上,“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,類(lèi)似的經(jīng)歷我們都見(jiàn)怪不怪了”。

  但相較于偶然會(huì )出現的傷病,更令隊員們憂(yōu)心的則是隊內的經(jīng)費,“我們護農狩獵隊是非盈利性機構,無(wú)論是出行的車(chē)輛、馴養的獵犬,還是出任務(wù)幫助鄉親們趕走野獸,所產(chǎn)生的開(kāi)支都由我們自己來(lái)承擔,所以這其實(shí)是件為愛(ài)發(fā)電的行當”。

  朱迪所在隊伍目前共有24位隊員,囊括了各行各業(yè)的從業(yè)者、企業(yè)高層,年級最大的是一位60多歲的老獵人,牽頭組建隊伍的會(huì )長(cháng)是江西地區一位知名的企業(yè)家......盡管身份、本職工作各不相同,但相同的是“我們都希望能用我們的熱血守護這一方水土,做對社會(huì )有價(jià)值的事情”。

  

 

  隨著(zhù)護農狩獵經(jīng)驗的加深,對于“助農”這件事,朱迪也有了更深的認識,“護農狩獵最寶貴的收獲,其實(shí)不在于了多少任務(wù)、打了多少頭豬,而在于我們和鄉里鄉親們的聯(lián)系,在于我們能否在他們來(lái)電后第一時(shí)間出動(dòng),是否能讓他們感受到溫暖、感受到被保護,畢竟無(wú)論是我們還是他們自己,都希望能在農業(yè)種植上增產(chǎn)增收,農業(yè)做好了,我們農村才會(huì )有更好的發(fā)展”。

  對于未來(lái),朱迪也希望繼續快手做好護農狩獵記錄、科普,讓更多人了解到我們做這件事的意義,同時(shí)也希望能夠利用快手為隊內帶來(lái)一些運轉的資金?!暗还?chē)L試的結果如何,都不會(huì )影響我們想要為更多人解決問(wèn)題的初衷”。

  在他看來(lái),護農狩獵隊不過(guò)就是一群普通人,做了一件普通的事,無(wú)論未來(lái)將發(fā)生怎樣的變化,只要認真做好該做的事,剩下的,一切隨緣就好。

  (松花江網(wǎng)編輯  李明丹)

   

   

   

原標題: 快手上的“農田守衛者”:堅持狩獵初衷,為更多農戶(hù)兜底

反侵權公告: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(zhù)作權法》、《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等法律法規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許可,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,將涉嫌侵犯著(zhù)作權人合法權益。為規范網(wǎng)絡(luò )轉載行為,制止非法侵權轉載,本報社鄭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單位或個(gè)人,在任何公開(kāi)傳播平臺上使用著(zhù)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松花江網(wǎng)、吉林烏拉圈等)的原創(chuàng )內容,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(shū)面授權;

二、對侵犯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松花江網(wǎng)、吉林烏拉圈等)著(zhù)作權益的違法行為,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,包括但不限于公開(kāi)譴責、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(mén)舉報、提起訴訟等;

三、對于各類(lèi)非法轉載行為,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(xiàn)索:

程律師(法律顧問(wèn))0432-62223777

武文斌(版權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檔附件